《北京益行智库科学信息研究院》
搜狐媒体平台|加入收藏||联系我们
网络来稿
您现在位置:公益在线•中国(中益在线) >> 资讯中心 >> 网络来稿 >> 浏览文章
孩子,你好吗?
日期:2020/3/1 22:37:58 来源:不详 作者:未知 
 
 

也许我们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,不管何时会相见,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见,我都感谢你在我的回忆中留下最唯美的一页。

“孩子” ?你一定会问,这孩子是谁呀?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?为什么这么牵挂他?

说真的,提起这孩子,我至今不知道他家住何方?甚至他姓氏名谁,我都不知道。

但提起这个孩子的事,屈指算来,己有近五十年了,而且有些情节,至今在我心中是一条拉不直的问号线。

这事儿发生在1973年10或11月份的一个深秋,因岁月久远,具体的时间,我己无法记住了,但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深秋的凌晨。

当时我还是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,我们部队的营房就驻扎在西安市北郊红庙坡纸坊村 (现在的营建小区)。

前一天我本来要搭乘空军航测团的飞机,从西安飞赴汉中的,但是由于天气状况不达飞行条件,因此没有成行,晚上睡觉时还在惦挂何时起飞这件事情。凌晨大约四、五点钟左右,正在迷迷糊糊睡梦中的我,突然被一声声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的呼救声惊醒,我赶紧爬起来打开窗,听听又没有了声音,心想可能是自己睡梦中的幻觉罢了,于是便又躺到床上睡下了。但是刚躺下不久,耳边隐隐约约又传来了那呼救声。我赶紧再次起床,打开窗子,并探出身子仔细辨认。哦,这回听清楚了,一个女子隐隐约约柔弱的呼救声传到了我的耳畔。

我们部队的主体营房是两栋东西并排朝南的三层楼房,其中东面的一栋是机关干部家属楼(东楼),西面一栋是机关的办公楼(西楼),我们通讯机房和宿舍就在西楼最西边的二楼。两幢楼之间是军营大门,一条土路连接东面工农路吧(可以直通到西安尚武门),两幢楼的南面则是一条城市排污的明渠,路与渠相交处建有一座小桥。 经我判断那呼救声就是从那座桥的方向传过来的,在这深秋的早晨,有弱女子的呼救,注定发生了非常事件。

当时与我同居一室的战友范继东也被我惊醒了,他是73年入伍的山西太原兵。他迷迷糊糊的问我发生什么事了,我说外面有个女人在呼救,赶紧起来。这小范真机灵,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。我们两个连棉衣都没来得及穿,仅穿了个绿绒衣,披了个军大衣就从二楼冲了下去,奔到了二楼之间的门岗。因为那个时候还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非情况紧急是不允许随便出入的,记得那天门岗警卫是70年入伍的甘肃天水兵水贵生。我向他说明外面有人呼救,我和小范准备出去看看,同时叮嘱他提高警惕,任何情况下不要离开哨位并注意我们动静,如有情况随时向领导报告。小范还特机智地把门房旁的一把拖把柄拿在手中,以作防护之用。

我和小范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,快步奔向发出呼救声的桥南。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子坐在地上。我们也不敢贸然靠前,只是远远的在问“干什么?干什么?”那女子看到来了两个当兵模样的男人,用祈求的口吻对我们哭喊着,“你们快去叫人呀,你们快去叫人呀。”幸好这时从南面也赶来几个闻声而至清扫街道的阿姨,大家靠近前去察看,只见那几位阿姨看了,用西安方言大声说“哦!生娃咧,生娃咧。”

顿时,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个产妇,要生孩子了。西北深秋的早晨,寒气逼人,那产妇衣着单薄,不知是痛苦还是寒冷已经浑身直打哆嗦,我和小范见状,毫不犹疑,赶紧把自己身上的军大衣披在那女子身上。就在此时,有一位男士骑着自行车急匆匆赶来,一问才知是那孕妇的丈夫。原来他们住在西安郊区,深夜妻子肚子痛的厉害,那时候交通和医疗都很不便利,丈夫骑自行车载着妻子赶往城里的医院,但没想到骑行至此妻子疼痛难忍。情急之下,丈夫只好让妻子坐地等候,自己到前面公路上想碰运气拦汽车求助,但是这么早,岂非易事。而那孕妇见丈夫久去不回,地处郊野孤独一人,疼痛、寒冷、害怕、瑟瑟发抖,因此不由得大声呼喊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……”。

喔,原来是这么一回亊。此时那孕妇因焦急上火身体虚弱已躺倒在地。怎么办呢?这时有人提出来,送到你们部队去吧,你们部队不是有医院吗!但是我很清楚,我们部队只是一个机关,仅有一个医生一个护士的小医务室,而且医务室屠医生是个年轻的医生,当时还没结婚呢!很显然我们部队医疗条件是没有能力处理这件事的。我说明了情况,提出还是赶紧送到市里的专科医院比较保险,大家纷纷都说“好,好,好”。可是哪来车呢?我说这个我去处理吧!

当时我嘱咐范继东留守现场照顾产妇,自己迅速赶紧奔回部队,直接拨通了部队最高首长林德能主任的专线电话。我向他汇报了情况,并提出要动用备用的救护车送产妇去医院。林主任非常信任我,完全赞同我的意见,并且说:“好吧,这事就交给你了,小黄,你全权负责吧!”

得到首长授权后,我随即把睡梦中的驾驶员赵学文叫了起来。这是个68年的湖南益阳老兵,不仅驾驶水平高,车辆也保养得好,这么大冷天连车把没摇就把车稳稳发动了。那时车辆功能差,大冷天要发动车辆,往往还要用车摇把在车前面发动机摇几下才能启动呢。

车到现场后,孕妇己无力的瘫倒在地上,下面还有很多血污。大家也顾不上这些了,一起齐心协力把产妇抬到担架送上车,而后急驰医院。 记得当时送的是西安市人民医院,在城内解放路和东大街口,好像是一栋不是太高的小楼房。到医院以后医生很负责任,接诊后见情况危急立即送入急救室进行抢救。在抢救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个插曲,不知咋回事?突然停电了,整座楼宇及周边地区一片漆黑。这可把医生急得要命啊!当时我赶紧用医院电话要通了省军区总机直线电话,请他们转接至地方供电局。当时因工作关系,我们搞通讯的都知道各部队之间的内部电话,而且平时经常通话,彼此一听语音就知道对方是谁了。供电局得知情况后立即采取应急措施,很快把电送过来了,最后经抢救,母子平安,听说还是个儿子呢!当时抢救的医生就说了,如果再晚送些时候送过来,那产妇和孩子肯定都“没得救了,幸好你们送得快,还算好”。

待一切抢救完毕,天已经大亮了,向医生讯问后没什么事了,我们便告辞离开了医院。小赵驾车带着我和小范返回部队后,我随即向林主任汇报了情况,林主任听了非常高兴,赶声说:“好!好!小黄,你们做的很好”。

隔天整个部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。当时的许多人都说好奇怪啊,我们靠的这么近,怎么这么多人都没听到一点呼救声,而你小黄住在西楼最西边,距离这么远,怎么会听到呢?其实我也不解,兴许这是个谜吧!或许如同当年温庆来大队长夫人所言是“冥冥之中,老天爷安排吧”。

佛语曰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做了好事总是很开心的, 何况这还是母子两条人命啊!不过那个年代别人有困难,伸手帮一把,也完全是很平常的,做了也就做了,一切都是应当的,何况我们是人民子弟兵,此事很快就这么过去了。

次年春天即1974年3月,当兵六年,我从西安复员回到了上海。后来听部队领导说,该产妇的家人事后也曾到部队来找过我们欲当面致谢,只是那时我己离开部队了。

2013年我再次返回西安部队探望林德能等部队老领导,他们还提及此事,并特地嘱我到原红庙坡驻地去看一下。那时我们部队已经整建制的重新划归沈阳空军了,原来的营房也返还兰州空军营建大队。当然事隔四十多年,原址早已面貌全非了,原来的两栋三层楼房已拆掉了,正在建设命名为“营建小区”高层居住小区,门前的排污渠也变成一条宽宽的马路了,那座桥当然也早已不存在了。后来路过当年解放路东大街口的人民医院,看到那所小楼房早已拆掉了,现在己改成非常宏伟現代化的西安市第四人民医院。旧地重游,忆及往事,不免感慨万分。

这事虽然已过去这么多年了,然而一切却记忆犹新,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尤其当我路过妇产医院的时候,每每看到那些那些新生的婴儿时,总会勾起一丝丝旧吋的回忆。2018年我和范继东在太原相聚时,彼此还忆及此事。想想当年我们都是一群意气风发,蓬勃向上的年轻人,而今也两额鬓白,都是做爷爷姥爷辈份的老人了。屈指算来,从1973年至今,那孩子也快近50岁了,不知后来一生命运如何?想想那时候国家经济还不发达,医疗,交通条件是那么的落后,想必他父母必定会给他讲讲做父母的艰辛,也必定谈及他是怎么出生的往事吧!……孩子,后来你读书了吗?现在哪儿工作?也该有了自已家庭和孩子了吧?虽然一切都末知,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健康的成长,一定也在自己岗位上努力工作,为国家在做贡献吧。

孩子,你好吗!你知道吗,当年的解放军叔叔至今还牵挂着你!祝你一生幸福,快乐,平安。

作者:黄玉林

我一生得到许多人的关心和帮助,尤其是在遇到坎坷和曲折时,我一直铭记在心,感恩他们,并也向他们学习,尽自已力量回报社会,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们。有时想想,人的一生,如果能尽自己能力,成就那么几件有利于社会有利于百姓的好事、实事,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更宽慰的了呢!


0
上一篇:保护农田环境 还田园生机  
下一篇:没有了

公益在线(中国)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公益在线(中国)”的所有公益资讯稿件和图片作品,任何单位及个人均可转载,注明“来源:公益在线(中国)”即可(弘扬正能量),公益在线(中国)只报道正能资讯,拒绝舆论监督、负面报道。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公益在线(中国)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资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
4、联系方式:公益在线(中国)18611823110 书画频道:010 57111325 电子邮件:wuyuexian@qq.com

 
 
热点排行
 
焦点图文
 
主办:北京益行智库科学信息研究院 © 2006-2020 公益在线•中国( www.gyzxorg.com)
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南街73号  公益热线:18611823110 公益书画频道:010—57111325  邮编:100075
在线QQ:468254221/2560984679 投稿信箱:wuyuexian@qq.com 证件资料:18611823110@qq.com
京网监备11010802027989